关注同城游:

当前位置:开心同城游>资讯中心

昔日打车大佬,今日电调小弟.

发布时间:2014-02-27

    2随着上海市交港局的一纸公文,嘀嘀打车、快嘀打车,这两位打车APP市场上的老大、烧钱大战中一掷十亿挥金如土的对手,双双从天庭被砸回凡尘。有网友戏称交港局这纸红头文件对两位大佬是一次“去势手术”,两位大佬是惨烈被“宫”。


    按照上海交港局的红头文件,一是高峰时段的“禁用”;二是加价竞价行为的“禁止”;三是对司机挑客抢客行为的“规范”;四是纳入电调平台的“整编”。四管齐下,结果是两位打车大佬沦落成了电调阿姨的手下小弟。


   表面上瞅,确如交港局文件所言,打车APP影响了“扬招”市场,助长了出租司机的挑肥拣瘦,干扰了机场车站次第排队的传统秩序。


    往根子里看,上海出租车市场发展到今天,种种沉疴痼疾已然尾大不掉,打车APP,只是翻起这个大黑洞的搅屎棍而已,交港局的这一纸公文,貌似重拳狠招,其实并没有动到问题的实质,还是还原现状的权宜之计。


    上海出租车市场的症结何在?几大出租车公司对市场和政府的绑架,是根子所在。


    上世纪九十年代,上海出租车的服务、管理、卫生,是赢得过热烈彩声的,“白布座套”曾经是上海出租业乃至整个上海服务业引以为豪的标志。曾几何时,非但“白布座套”成了稀罕物事,连十多年前就已经控制到位的车内吸烟大量的死灰复燃,司机路况不熟无意绕路已非罕见,拒绝找零甚至偷换乘客交通卡更非孤例,电调中心的服务应答更是每况愈下。


    与国内大部分其他地区以小公司、个体户构成市场不同的是,上海出租车行业是大公司制。平心而论,这个大公司制,在市场发展之初,是积极正面的作用占了主导地位,创造了上海出租“白布座套”的辉煌。到了今天,这个大公司制,已然退化成了阻碍市场发展的消极力量,并且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个阻碍作用越来越趋严重。


    这个阻碍作用,集中体现在今天的上海出租行业,其潜规则是以运营公司的利润指标为导向、为优先,而不是服务导向、乘客优先。上海出租业为什么会从乘客导向退化成利润优先?直接的原因是,占据上海主导份额的出租公司都是国资背景的上市公司,为了国有资产运营标准的某些硬杠杠,这些上市公司维持住每年的某个利润总额成了最高优先级的头等大事,在出租车费难以向上调价的约束下,出租车公司的利润增长乏力,不得不更偏于成本控制,于是乘客的利益就不得不从排行榜上一退再退,变成了小三小四,上海出租车的服务大滑坡就成了题中应有之意了。


   大公司制的这个阻碍作用,不仅体现在乘客地位的下降服务水准的倒退上,还体现在对政府行为的绑架上,这次红头文件里,电调中心对打车软件的整编就是体现之一。打车软件兴起后,电调中心的业务一落千丈,即使是龙头企业的大型电调中心,也是苦苦支撑,挣扎在亏损边缘。


   现在将打车软件归口电调业务,是给电调中心送上了一根救命稻草,电调业务算是缓过一口气来。


   上海出租行业,正是面临大变革的重要关头。但愿这次对打车软件的出手,是这个行业变革的序盘落子,而不是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敷衍了事。

相关阅读